万万没想到,钟秀勇把法考课讲到央视去了。

就在《民法典》被表决通过的第二天,央视社会与法频道连线了钟秀勇,邀请他从法考的角度解读《民法典》,引来80多万人次围观。

“钟老师,稍后连线的时候您千万别提冰冰出浴图和路虎Discovery four啊!”

“不,不会的。”

直播开场前,主持人不忘叮嘱老钟。她听老钟的课过了法考,是老钟的迷妹。对老钟的授课风格了如指掌。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和学院派讲师不同,法考界讲师的授课路数普遍比较“野”——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,举的例子也十分生猛、有趣。老钟常举范冰冰和路虎的例子,因此被粉丝争相调侃。

整个连线过程,老钟都略显拘谨。课堂上的他,可不这样。风趣幽默,谦卑谨慎,经常拖堂。但,学生就喜欢他拖堂。

平日里,他也很少穿西装。运动鞋,卡其色裤子,休闲服和棒球帽,才是标配。他不想被束缚,骨子里是个顶浪漫的人。

上世纪90年代,那个街头回荡邓丽君,喇叭裤成风,只一小撮人的腰带上挂得起大哥大、BP机,热血青年下海、爱述说理想的年代,老钟做了一个浪漫的决定:他弃了铁饭碗,自鄂入京,攻读民商法硕士,继而取得博士学位。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如今,他是法考领域深受爱戴的讲师,但走下讲台,他说自己是焦虑和孤独的。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转折

​爱述说理想的年代,他曾是热血青年

那是一个黄金时代。老钟说,上世纪90年代,当自己还是湖北十堰老家一名公务员时,正值全国经济总量迅速增长,人口流动性增加,文化产业等各领域,都呈现蓬勃向上的力量。

当年恰遇法学热潮,律师,不再是被冷落的职业。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图来源于老钟微博

左起帅老钟、钟嫂、钟妈、钟爸

“1995年开始律考,只3%的通过率。我是一考而过。”老钟回忆,当时,他还做过一段时间兼职律师,在十堰一家最好的律所,曾是东风汽车的法律顾问。

律师职业,一时风光无两。就拿购买力来说,当时摩托罗拉公司的大哥大,2.8万元一部,只一小撮人用得起。其中,就有不少律师。后来流行BP机,4600元一部。起初也只少数人才有。

那时的年轻人,普遍热血,爱做梦,爱述说理想。而立之年的老钟,被时代的大浪激励着,自鄂入京,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硕士。

“是见贤思齐吧。在那个向上的大时代里,个人也总是想着能更好一些。”老钟说,虽然自己也混迹司法界,但电视里的《今日说法》节目让他发现,北京的一些教授或司法从业者,无论是理论素养还是实践能力,都会比地方好很多。于是,他决定再度求学。

曾几何时,老钟希望能在大学任教。也有不少外地大学,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,但他固执地想留京,就一一婉拒了。

后来,他进入司法考试领域,颇受学生欢迎。所著讲义,在司考民法讲义中曾是最畅销的。

老钟不知道,自己是否有一天会重返大学,但目前,他热爱并享受着法考的讲台。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生活

像一个局外人,享受并咀嚼着孤独

尼采说,上帝死了。说的是一种信仰危机。老钟也有这样的感觉,他称之为价值危机。生活中的老钟,全然不像课堂上那般激昂,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愁。

“我真心实意地喜欢讲课,但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是好的。”走下讲台的老钟,很迷茫。

世人都在生与死、贫与富和忙与闲中挣扎。老钟说,他不知道,是常年在外奔波好,还是在家和亲人相伴好;也不知道,是一年多赚些钱辛苦一点好,还是少赚一些闲一点好;更不知道,是按照社会评价生活好,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好……

“加缪说过,人都是向死而生的,在或长或短的未来都会终结,生命从本质上说是荒谬的。”老钟皱了皱眉说,自己之于生活,更像一个局外人。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他也抗拒和友人太热络的联系。这些年,频繁流转于大大小小的城市授课,即便到了挚友所在的城,也不愿拨通电话,告诉朋友他来了。

他说,只是不想打扰。

老钟称之为社交恐惧,但他始终没有探究过,这样的恐惧,是从何时起,又因何而来。他说,自己享受并咀嚼着孤独。

闲时,老钟最爱读书。且涉猎广泛,中西贯通。包括西方哲学,如叔本华。包括历史、文学、经济学、管理学和经史子集。

“不能叫广博,因为读得杂而浅。”对老钟而言,读书已渐渐成了生活方式。读经典,就是与伟人对话,与世界沟通。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老钟摄影作品:初见

正因博闻强识,他的民法课堂和直播,不仅能带来专业知识,还有更多对生活的顿悟和智慧。

提及民法课上,那个激情饱满、旁征博引的老钟,他说,那是另一个自己,也许是出于契约精神,“毕竟,别人把几个月甚至1年的时间托付给了你,不能辜负。”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寄语

法考是一座桥,走过去,不要在上面盖房子

在民法讲台上的这10年,老钟始终严厉要求自己。首先,讲的课要管用,能充分应对考试。第二,要坦诚,真心对待学员,学员是主子,他是仆人。第三,善于给学员们鼓劲加油,司法考试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旅程,当学生脆弱的时候,要鼓劲,骄傲的时候,要提醒他们反思。

老钟坦陈,自己并不偏爱哪一类学生,只要是参加司法考试的考生,他都喜欢。“勤奋的,令人感佩。敏锐的,令人佩服。执着的,令人感动。”他说,学员基础不一样,学习的方法不同,有的人吃力,有的人轻松,无论是什么样的考生,法本还是非法本,一考而过还是屡战屡败,他们都在为中国的法制事业拼命努力,他们都是民族的脊梁,玫瑰的馨香,天空的光,大地的盐。

把《民法典》讲到央视的男人,到底有多爱冰冰

老钟分析,法律职业将迎来全面蓬勃发展的阶段,法律职业资格的含金量将提升,很多岗位都要通过法考,对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培训,起到极大的刺激,这要求有志于法律职业的同仁,要做好付出更多的准备。

老钟建议考生,复习2020年考试一定要注意方法,辛苦不能白费,汗水不能白流。

同时,也不要把这场考试看得太重,法考只是一座桥,潇洒地走过去,不要在上面盖房子。